从一之谷之战看「悲剧战神」源义经的神话有多神?

我们在〈源义经传奇:从落难贵公子变成「满蒙之祖」〉里提到了日本史上有名的军事之才源义经在他死后,怎样在历史的大河里,被后人添加各种元素。最终更被近代的日本军国主义者进一步绘影绘声,将义经描绘成逃过追杀,辗转成为了蒙古伟大英雄.成吉思汗,以及女真族的中兴之祖.努尔哈赤的远祖。

对于以上的说法,活在后世的我们当然一笑置之,在这里也不必深究。大概知道了义经的「死后生活」后,这次我们便直击他生前的谜团。到底他是不是真的像小说和游戏描述的一样,是一个身负天才,却败给了妒忌人才的亲兄长——源赖朝呢?接下来,我们来好好检验一下这位人气的悲剧英雄。第一个是义经的成名之战—一之谷奇袭战的虚实。

一、被渲染夸张的一之谷之战

说到这场被称为日本军事史上奇袭战的经典例子,一之谷之战一直是日本中世纪以来,传颂千古的名战役。因此,作为被描绘成发动这场震撼世人的策划人,恐怕多年来都有不少人惊讶地问:源义经究竟是怎样做到的呢?而作为历史研究者,我们会问的是:「究竟是不是真有其事」以及「这个说法是怎样流传出来的」。

源义经的一之谷之战是一个很好的教例。首先,在学者之间,「一之谷之战」个名字本来就是不正确,因为这是源于鎌仓时代初期成书的《平家物语》以及后来写成的《义经记》,由于前者夹杂着作者想像和自行补充部分,而反者则是完全的故事类作品,因此,严格上来说,「一之谷」之战在史学上不是严谨可取的用词。

当然,这并不意味着「一之谷」是子虚乌有的名词。事实上,它的确是位于今天兵库县神户市须磨区一之谷町,换言之,它是确切存在的地方。不过,问题是根据古地藉和史料的考证,「一之谷」有广义与狭义两面,前者其实是一个很大的东西狭长区域,东西距离达十一公里;而后者,即今天用来纪念源义经与一之谷之战的「一之谷战滨之碑」和它所在的一之谷一丁目至五丁目的战场遗迹,仅为一千多年前当时广义的「一之谷」的一小部分而已。

因此,《平家物语》等所谓的「一之谷」只是一个暧昧概念,但却给予后人一个貌似很确切又清晰的地点。更有甚者,我们跳脱军记物语的层次,按照当时的一手史料来看,可以推定源义经当时发动从后偷袭(后述)的地点根本不是一之谷!

从一之谷之战看「悲剧战神」源义经的神话有多神?
一之谷与週边地理关係图

根据当时的高级贵族,时任右大臣的九条兼实的日记《玉叶》所载,「一之谷之战」=平宗盛率领的平家军于须磨滩溃败的消息于二月八日传到京都。首报是来自于义经军团的传讯,当中提到:

义经是从后方配合从正面(福原=今天的神户)攻击的主将源範赖,前后夹击平宗盛的平家军。敏锐的读者可能已经发现,如果根据《玉叶》的内容记载,义经率领的分队于后方的一之谷(狭义)展开攻击行动,但却没有提及为人津津乐道的「下险崖,行奇袭」之说。

二、史料里看「一之谷」之战

如果我们忠实地解读《玉叶》的原意,义经军只是攻陷了「一之谷」,当时的一之谷设有平家军守护后方的守寨,故此这里提到的「攻陷一之谷」,乃指「攻陷一之谷(寨)」之意,不代表在那里便发生了着名的下崖奇袭。

即便如此,为什幺我们说义经从后进击平家军的地点不是「一之谷」呢?这里我们便要提到一个重要的「关键」,那就是着名的鎌仓幕府官史——《吾妻镜》。

熟悉鎌仓时代史的读者,定必不会对《吾妻镜》感到陌生。它是日本史里,特别是武士时代里,较少有系统地编纂的武士政权官史记录。然而,即使是如此珍贵,《吾妻镜》并非自源赖朝草创鎌仓幕府时便开始起笔的,而是在后来执权北条氏篡夺了幕府实权后,才着手编纂的。

因此,《吾妻镜》在编纂源赖朝打下天下前后的情况时,难免使用事后书成,继而在鎌仓时代流行的各种材料,包括上述的各种《平家物语》,再加上编纂者自行的理解和推断而成。因此,《吾妻镜》提到义经的「一之谷之战」时,便出现了以下现在显得十分奇怪的记述:

《吾妻镜》提到的「鹎越」被描写成一之谷的后山,感觉上距离与一之谷十分近,但事实上的「鹎越」其实距离一之谷(狭义)十公里之遥,而且两者之间没有明确的道路连接。因此《吾妻镜》本身对于义经的军事行动的理解和描写,一开始就出现了误解。

由于《吾妻镜》受到历代文人史家的珍视,在实证史学未成熟前,「鹎越」=一之谷的后山(注:实际上,一之谷后面的山应是鉢伏山或者铁拐山)便成了铁定的「事实」,继而将错就错。

从一之谷之战看「悲剧战神」源义经的神话有多神?
一之谷与后山(鉢伏山或者铁拐山)地理关係图

那幺,我们应该怎样连接《玉叶》的「一之谷」与及义经发动奇袭的所在地「一之谷」的关係呢?其实,如果我们重视一手史料的价值的话,《玉叶》接下来的记载起了关键作用。上面提到义经派人进京都,将战报送呈给朝廷,九条兼实除了上面提到的义经和範赖的行军情况外,还提到了一个重要的人物——多田行纲。

我们重新综合以上《玉叶》的说法,义经是攻陷了位于西方的一之谷寨,而範赖则从正面(东方)向平家军进击,而刚提到的多田行纲则是从北方的「山侧」强攻而下。因此,我们可以合理性说:

    义经在一之谷下断崖,行奇袭的说法其实是虚构,或者说是后世人受到军记物语的影响,将多田行纲的军事行动误当成义经的。义经的确进击一之谷,但并非从断崖急落,而是攻击一之谷那里的平家守寨。
从一之谷之战看「悲剧战神」源义经的神话有多神?
传说中「一之谷」(鹎越)急崖袭击平家军的鹎越山

事实上,平家在坛浦之战被消灭后,义经获赖朝委任为驻京都代理人后,有明显迹象地显示他曾跟京都贵族提及须磨滩(包括一之谷)的战斗,并且辗转在其他贵族之间传播。

值得留意的是,以目前幸存的资料来看,贵族们听到的战斗只提到义经从一之谷攻击,没有提到奇袭,也没有提到下断崖奇袭的部分。因此,我们更加可以想像当时义经的行动远不如后世想像那样出神入化,妙施奇计。


作者YouTube频道,作者新作《日本战国.织丰时代史》《解开天皇祕密的70个问题》已经出版,欢迎多多支持

上一篇: 下一篇: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