花24小时徒步环游槟岛‧刘致嵻立志流浪四方走世界
花24小时徒步环游槟岛‧刘致嵻立志流浪四方走世界以汽车、摩多、脚车等交通工具环游槟岛80公里,已不算是新鲜事。然而,以游园散步的方式徒步环岛的作法,却较为罕见,但这作法也似乎过于幻想和疲累。不过,年纪轻轻的刘致嵻却脚穿拖鞋,身着汗衫和短裤,揹上一个装着相机、麵包、雨衣等用品的背包,就这样,在日晒雨淋下,花了24小时又15分钟,完成了徒步环岛之行,成了岛上健行者之一。简单的收拾整理装备,从谷歌地图上预先了解路线,并在记事本里记录每小时将会经过的地标后,现年25岁的刘致嵻就在某一天的凌晨2时从立信花园出发,展开徒步环岛之行。经过皇后湾的高速公路到达敦林大道时,已是夜半3时。在这短短的一个小时里,首先考验人的,是恐惧感。在夜晚只有路灯的伴随,在前路不知吉凶下,望着黑暗前进,心里难免产生害怕与恐惧感。未起程之前,刘致嵻内心一度对前路的未知情况感到惶惶然,但在步行约10分钟后,这种不安的感觉马上自动瓦解。穿拖鞋克服崎岖山路他笑说:“槟城人都不用睡觉。”皆因一路上都有情侣、行人和钓鱼客在路上穿梭。接着,他继续以平常心从夜半3时走至4时,并在卡巴星道小休片刻,然后对这段短短的步旅做一个简单的记录。当他于清晨4时半踏入乔治市时,只觉城里一片安静。与他之前行走在高速公路上,车辆飞速经过身旁的感觉迥然不同。临近姓陈桥时,天竟开始下起毛毛细雨。所幸,桥前的咖啡店经已开业,让他有个可以躲雨、休息和进食的空间。然而,在进入咖啡店后不久,雨突然停止。于是,他继续行程,但走着走着,风雨再现,他只好穿上雨衣,继续在雨中漫步。清晨6时,抵达关仔角,休息一会后又继续出发。此时,他双脚的部份皮肤被拖鞋磨伤,伤口也因沾上雨水而感到刺痛。走过丹绒道光、丹绒武雅,直到觉得行走变得吃力后,他才找个地方坐下休息10分钟,并吃下两个麵包。接近早晨8时,他走到了丹绒武雅的水上清真寺。接着,他便进入峇都丁宜的範畴,由于该区皆是山路,且路面较窄,需注意安全,他遂减缓行走速度。连续走了30公里后,他在途中瞧见大伯公小祠,便停下略作休息,并诚心诚意的向大伯公膜拜一番。他说:“入屋叫人,入庙拜神。既然来到了大伯公庙,就应膜拜大伯公,并感谢他给我休息之处。”挥别大伯公祠,穿过海滩、渔村后,约上午11时到达直落巴港交通圈,他遂买矿泉水解渴。在直落巴港通往浮罗山背的这段路上,最大的难题在于山路崎岖及炎阳高照。顶着头上的炎阳,身上的水份不停蒸发,而崎岖的山路又让只穿拖鞋的他,双脚不断发出哀嚎。反覆的休息与步行后,在下午3时,他终于抵达义和荳蔻厂,这意味着,他即将和搏斗了近3小时的山路告别。此时,豆蔻厂的老闆大方送他一瓶荳蔻水后,他又继续行程。接着就是另一段充满磨难的路程的开始。从荳蔻厂至浮罗山背,沿路没有树木可以遮荫,而他的双腿也开始剧痛。身心的极度疲劳与天气的炎热干燥,使他感觉行程加倍困窘。此时的他已一夜没睡,并开始感觉自己无法集中精神。坚定意志力战胜退意下午5时左右,他终于抵达浮罗山背,此时也是他首次萌生退意。然而,其坚定的意志力终究战胜了退意,他继续走到直落山巴,并穿过上坡路来到天桥大道。此时,天色渐暗,日落美景就在眼前。他一路望景,一路前行,这才得以暂时忘却脚部之痛。晚上9时许,他尚缺14公里便可到达峇都茅,他便凭着毅力坚持走下去。经过机场,道路还在修复中,所以没有路灯供照明。此时,他遇见了Penang Ultra 100的选手。他一面数着参赛者的人数,不知不觉便到了槟威二桥。到了这里,只剩10公里,便可完成环岛行程。然而,他的双脚已极度疼痛,每走一步,他都感觉痛彻心扉。然而,他却坚持不休息,因为他担心自己坐下去后,就再也无法站起来。半夜2时左右,他终于完成全程约80公里的环岛之行,并抵达家园。虽然他只花了24小时又15分钟的时间即完成此行,但他并未为此感到兴奋,他当时只是不断问自己“为何要展开如此痛苦且疯狂的行程”。然而,他如今却庆幸自己坚持完成徒步环岛之行,因为这趟行程为他的人生增加了一个值得骄傲的回忆。从槟走至雪半途折返大学毕业后,朋友各分东西,使得刘致嵻顿感孤单无依。过后,他独自漫无目的搭乘巴士,直到总站方才下车。他走着走着,走到了姓氏桥,并被姓氏桥的文化景象给震慑。他看到了他过去所未看过的事物,而这些都深深的吸引他,让他更想开阔眼界。“小时候,我的脑部像一片新的海绵,里头空蕩蕩的。直到后来,我碰到了这些新奇特别的事物,被深深的吸引,我的脑部才像海绵被泡入水中般,不断吸水,即吸收新知识。”当时,他并不知道世界的全貌,也不知道其他地区的人文状况和食物的味道。因此,他一直很想去看世界。而在踏入社会工作后,走路成了他主要的“交通方式”,而他也喜爱走路的过程,因为可以在途中发现社会的不同面貌。因此,他常常独自展开步旅,从立信花园出发,走到槟城二桥、浮罗山背、湖内人民公园等地。当他开始有计划的展开远途步旅后,他遂邀约朋友一同从双溪里蒙出发,前往雪兰莪州的适耕庄。后来因为朋友身体不适,他们只步行到太平的甘文丁就半途折返。在此趟远程步旅活动失败后,他脑中突然萌起徒步环岛的想法,并开始计划路线,过后终凭着过人毅力完成了徒步环岛行。先走大马再走外国“我是一个很容易放下的人,不是我不够坚持,而是我喜欢那种解脱的感觉。只要不是我想要或在意的事物,那就可以从我生命中消失。”不过,能让刘致嵻轻易放下的,只是身外物,而他所秉持的信念和原则,他绝对不会轻易放弃。“选择步旅,是因为想自我挑战极限,想做些与众不同的事情。”这是他促进自我成长的学习方式。在计划步旅行程后,他就作好心理準备,以面对崎岖山路和炽热炎阳的挑战。只有把脚踏出去,才能知道后路的情况,并看到不同层面的事物。而这通常会造就两种结果。其一是结果并非自己所想要的,其二是得到令自己满意的结果。他说,即使无法取得预期中的结果,那也无所谓,因为他已享受了过程。“我打算先在马来西亚流浪,体验各地不同的人文事物。”当他觉得已经足够后,他将展开国外行程。走到哪就到哪,这是一种他希望的旅游方式。曾当无业游民打散工刘致嵻自幼是名“宅男”,除了一般生活作息,他把余下的时间都“分配”给游戏与上学。他坦言,他过去不擅与人沟通,也不太敢与人沟通,甚至一度患有人群恐惧症。也许是这个原因,导致他在接触了不同的人事物后,产生了极大的兴趣,并且不停往这方面探索。在入读马来西亚理科大学后,他逐渐结识了一群朋友,并渐渐打开心扉,开拓人际关係。在理科大学求学期间,他靠着努力得到高等教育奖学金,足以支付他的全额学费和生活费。大学毕业后,他一度成了无业游民,只以打散工方式体验生活。他曾当过摄影师、书展人员、派传单小弟等,并经营了部落格“我的故摄生活”网页,累计了一定的读者群。然而,他在尝试过这些事情后,觉得并不符合他的期望,因此,他就未再继续。“我的故摄生活”已被他弃于一旁,不再继续更新。他希望可在自己的人生中觅得激情,并促使他可以一直坚持下去。当民宿经理拟流浪早前,刘致嵻到浮罗山背落脚后,通过面子书找到一名愿意提供他食宿的民宿老闆,而他也当上了该家民宿的经理,帮忙老闆管理民宿。他在民宿里学习如何与游客沟通、维修脚车、管理人事。他希望可以藉此机会在浮罗山背流浪,去看一些他以前忽略的事物。他四处探索和发现“新大陆”的过程,让他充满了成就感与满足感。“我并不希望有计划的过生活,我只想随性而活,皆因生活充满未知数,所谓计划赶不上变化,所以,计划太多也只是枉然。”他坦言,他算是一个幸运的人,从以前到现在,身旁一直有贵人相助。在未来的流浪旅程中,他準备把旅程所见所闻上传至面子书、部落格,以便与大众分享他的看法。/副刊‧报道:丁俊勇‧2015.10.14
上一篇: 下一篇:
相关阅读